關於部落格
拂長劍 寄白雲 一生一愛一瓢飲 舞秋月 佾江風也是疏狂也任真

  • 69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羽翼(羽人篇) 第二章 師父

「好,從今天起,我孤獨缺就是你的師父!」

這句話,似乎救贖了我……

孩童每天早出晚歸,為的就是學著不被欺負的方法

「娃兒,今天就教你這個!」

「不要叫我娃兒!」孩童大喊。

「不叫娃兒叫啥?你有名嗎?」

孩童自卑的低下頭,名字……他不喜歡母親給的名字……

「怎樣?沒有嗎?」

孩童的頭越低了,他不想說,因為他討厭!

「唉……所以我還是叫你娃兒吧!」

「我不叫娃兒!」

「你又不說你叫啥!」

「我……」

「算了算了,繼續跟你爭下去今天就不用練囉!我們開始吧!」

「嗯。」

沒有任何言語了,只有靜默……





「你去哪裡了?」孩童的母親問著。

「我……」

「怎麼?三天兩頭往外跑,現在問你話,還不回答?」

男孩倔強的看著自己的母親,他不喜歡她,更不喜歡她帶著男人回家!

「你這孩子!」

男孩生氣的跑了出去。

男孩不停狂奔,胡亂擦拭著淚水,他不要哭,他要堅強!

「喂,你跑這麼快是要到哪去呀?」是那個熟悉聲音,教他保護自己的聲音。

「我……」

「喲,哭過唷!是怎樣啦?」孤獨缺看著男孩被擦拭過的淚痕問。

「沒有!」男孩倔強的別過頭,他才不承認呢!

唉……怎麼淨是學會鬧彆扭?

「拿去!」孤獨缺拿了一把刀給他。

「這是什麼?」男孩接過刀。

「一把刀,可以保護你。」

刀……保護?男孩愣愣接下那把刀。

「回家吧,別沒事就到外頭晃,這裡可是罪惡坑!」

男孩聽從孤獨缺的話,乖乖的回到家。

但是一回到家,又要面對他最討厭的事情!

他討厭陌生人!

「你這小孩,哼,動不動就往外跑!」

這裡,沒有所謂的家庭溫暖,只有冷酷無情……

在心中的,是害怕……

男孩縮在角落,看著朝他逼近的陌生男子,而一旁是母親的嘲諷。

他要毀掉這一切!突然想起手上還握著孤獨缺送的一把刀,對,就是它!這就是保護
自己不被欺負的方法!

男孩沒有多想,舉起刀往前一刺──

「啊!」刀刺穿了男子的身體,也刺中在男子身後的母親。

血流了出來,男孩嚇到了,這…………

他把刀抽了出來,血就這麼噴出,濺了他滿身。

「啊~~~~」男孩大吼的衝了出去。





「喲,你怎樣了?怎麼全身是血,還有那把刀?」

「嗚……」

「你該不會?」哇,拿刀砍人了?

「我殺了母親……」男孩小聲的說。

啥?殺了母親?孤獨缺看著他。

「嗚……」

「別哭了!現在人都死了,哭有啥用!」接下來該面對的是罪惡坑的規定吧!

男孩不予理會,默默的縮在一旁。

唉,這孩子只會縮在一角嗎?這麼沒用!

「喂,起來!」孤獨缺拉起男孩。

「……」男孩的眼神空洞,彷彿見不著任何事物。

「就是他!羽人梟獍!」一群人圍著孤獨缺和小男孩,指著男孩大喊。

「哦?小子,你叫羽人梟獍啊?」

「不是……我沒有……」男孩顯得語無倫次。

「把他抓起來!」

「喂喂喂,要抓人也要先看看他是誰家的吧!」他孤獨缺的徒兒也敢抓!看來這小子是闖大禍囉!不過就殺了個嬈女霏霏嘛!就看那群老頭怎麼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