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拂長劍 寄白雲 一生一愛一瓢飲 舞秋月 佾江風也是疏狂也任真

  • 69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羽翼(羽人篇) 第四章 贖罪,相遇

「你就是羽人梟獍?」忠烈王府內,白衣人被壓制住。

「…」沒有回答,只有深深的愁。

嗯……這個人…忠烈王沒有很快的處決他,因為他想知道原因。

他是個很倔的人,瞧他那眼神便知,只是那眉卻又跟眼神不符合,總似有解不完的愁緒,但是眼神卻是如此剛烈!

「為何要做這種事呢?」

「……」還是沉默,羽人不願多說什麼。

殺人就是殺人了,一輩子也改變不了!

「我知道你並不是有心的,若我給你一個改過的機會,你願意嗎?」他相信這個孩子不會做出這樣的事,必定有原因,既然他不想說,可能有難言之隱吧!

疑惑,還是疑惑!他為什麼要幫他呢?

「如何?」

「要怎麼做?」

「你終於肯開口說話了!今後,我賜予你新的名字──羽人非獍!」不再是梟獍,他
該有全新的生命!

「你……」非獍…有人肯相信他了嗎?不,他不能這樣!這樣會害了他!

「怎麼?你不喜歡?」

羽人搖搖頭,「沒有,謝謝……」

「笏政,他就是那個梟獍?」

「鹿王,他不再是梟獍了。」

「哦?」也是啦,怎麼看,怎麼不像!

「從今天起,他就是羽人非獍!」

「羽人非獍喔!好啊!你好啊,我叫泊寒波。」

這些人……羽人看了這些幫他的人,從以前到現在,肯幫他的人只有……

「多謝你!」心中是感激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什麼他肯相信他呢?

「好了,要帶他去那裡嗎?」

「就勞煩你了。」





「嗯?有貴客。」

「好友。」

「是泊寒波,這位是……?」

「羽人非獍。」

羽人非獍?「是他嗎?」

「嗯。」

「羽人,這把刀給你。」殘林之主拿出一把刀。

「這是……」為什麼要送他呢?如此貴重之物。

「神刀天泣。一把有靈性的刀,希望你帶著他。既然笏政給你一個改過的機會,就帶著神刀吧!」

羽人猶豫著該不該接下刀。

「你就收下吧,看來這刀也認你是主人。」

「嗯。」接過刀,羽人將他收好。

「在江湖,可不比你以前唷!」

「多謝!告辭!」

「喂,怎麼這樣就走啦?」

「你覺得,該給他這個機會嗎?」

「他不像是那樣的人,雖然不了解他,但是還是有這種感覺……」





孤燈,一片的雪白

白衣人,一片的孤寂

雪下得狂,白衣人絲毫沒有冷意,只是靜靜的在那

突然插入一個不協調的身影

跟這片白比,顯得格外耀眼

身穿暖黃衣的人踏入這片白雪世界

「呼呼,這麼冷的天氣,居然有人住這?」看向白色身影,他說著。

「你是誰?」

「別殺氣這麼重,我不過是路過的大夫!」嗯?這把刀真眼熟啊!

「到落下孤燈有什麼事?」

「採藥。」回答得自然,自稱大夫的人說著。

採藥?這麼冷的地方哪有什麼藥?

「別不相信我啊!就是越困境的地方生長的東西,越珍貴啊!」

白衣人再度沉默,不再理會對方。

這是什麼情形呢?「喂,既然認識了,我們交個朋友吧!」

「我不需要朋友!」

「耶,人都需要朋友,一個人這麼孤單,就讓藥師我當你朋友吧!」

「我說,我不需要朋友!」白衣人很堅持。

「我叫慕少艾,你呢?」對方顯然不理會他說的話,逕自的介紹自己。

再度的沉默,白衣人不想理他。

「喂,你呀,這麼沉悶!」越是這樣,就越想跟他當朋友耶!

「你想仔細唷!我先去找藥草啦!」背著竹簍,慕少艾往崖邊走去。

朋友?他不需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