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拂長劍 寄白雲 一生一愛一瓢飲 舞秋月 佾江風也是疏狂也任真

  • 69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羽翼(羽人篇) 第九章 羽化蝶月

「你也知道了吧?」

「嗯。」

「你有何打算?」

「我會弄清楚真相!」白衣人二話不說,隨即離開孤燈。

真相嗎?希望你找得到!

林中,陣陣的樂音,響遍這座林子。

「是誰?」意識混亂的公孫月,停靠在樹旁。

沒有人答話,只有音樂的聲音,不停的響。

「你是誰?」感覺混亂的意識,卻因這音樂而漸漸平復。

「替人頂罪的下場是什麼呢?」

「他有危險?」

「快去吧!」再遲就來不及了!

公孫月趕緊去尋找蝴蝶君,「等一下,這個妳拿著。」羽人從懷中取出一串風鈴。

「這是……?」公孫月疑惑的看著那串風鈴。

「能救他的東西,到笑蓬萊。」公孫月接過風鈴,便急急奔去。

羽人還是留在原地,靜靜的拉著他的琴。





終年的雪,是這裡不變的象徵,永遠只有一座亭、一盞燈。

雪刮得狂,同樣的白衣人,又是熟悉的樂聲,更訴盡了這片白中的哀愁。

緩緩踏上石階,來人便是那抹不經意的暖黃,時而照亮,時而溫暖。

「我以為你應該在那裡。」還是那副戲謔的口吻,暖黃衣人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容。

「你認為我該在那?」停下手中的二胡,白衣人冷冷開口道。

「呼呼,你的冷漠還真是不改呀!既然說要解決,問題找到了?」居然有空坐在這拉他的二胡?

白衣人自懷中取出一個木盒,將它丟向來人,「這,就是答案。」

接過木盒,打開裡頭躺著的是一隻蟲的屍體。

「你有真正兇手的線索?」不會只丟個蟲屍體就說解決了吧?

「用蠱之人,你應該知道。」

「哈,想來你就是要我出手囉?」

「答案已給你,不用再追究了。」再度拿起二胡,拉著同樣的曲調。

「那你呢?」繼續坐在這裡?

白衣人又陷入沉默,再度與這片孤寂的死白合而為一。

唉,怎麼怎樣都改變不了你呢?暖黃衣人無奈的再度嘆息,看來他這抹暖黃,好似敵不過那片死寂呀!收起木盒,暖黃衣人轉身離開。

望著眼前的雪白,風雪中,他又看見了什麼?





今天的孤燈,有些特別……

「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身影,還有熟悉的聲音……

「羽仔,你忘記我了嗎?」映入眼簾的是那抹灰,傳進耳裡的是那聲叫喚。

「你……」孤獨缺?

多久了?記得當初逃出罪惡坑,之後呢?

「想來你還是記得我嘛!知道我今天前來,有何用意嗎?」

「……」見到那抹自己最熟悉的身影,不可否認,他是想見他的。

當初,若不是他,今天也不會有羽人。

當初,就是有他,才能有今天的羽人。

可是事情總是變掛,從那時候開始嗎?

「猜不到嗎?簡單來說,就是殺你!」罪惡坑當初異首,狂龍當上罪惡坑之主,整個罪惡坑又變了!雖說他是罪惡坑中有地位的人,也難保啊……

殺他?是該想到的。心裡卻多出一抹苦楚,真不知為何有此種感覺?記得,他似乎從
沒跟他好好相處;記得,他似乎沒有喊過他一聲〝師父〞!

「殺你,是必要的事情。」短短的一句話,就代表斷了一切嗎?

「你……」真的是他知道的孤獨缺?那麼,當初為什麼要幫他?為什麼要讓他從一群
孩子裡脫困?為什麼要護他逃離罪惡坑?如果只為了今天的一句殺,這麼做又有何意
義?

「聽說是你救了公孫月他們?」

「嗯。」

「他們終究難逃江湖的命運,你不要太天真。今天只是告誡你,來日再遇,便是刀劍相向的時候。」

看著那抹灰逐漸離去,羽人只是喃道:「為什麼我們要是師徒呢?」

他有太多疑問了,不懂孤獨缺到底想些什麼!

來日再見,就是相殺嗎?

再度和雪融成一片,這抹白,不只有孤寂和憂愁,又多了無奈。

雪還是吹得狂,又是一座亭、一盞燈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