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拂長劍 寄白雲 一生一愛一瓢飲 舞秋月 佾江風也是疏狂也任真

  • 69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羽翼(羽人篇) 第十章 羽燕初遇

談無慾走在半路上,忽逢魔君攔殺,「談無慾,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魔君親自駕臨,談無慾真是有面子!」完全不把敵人放在眼裡,這是談無慾擁有的一份傲骨。

「哼!」

就在危急之際,另一道身影來到。

「慕少艾!」

「唉呀呀,現在是什麼情況呢?」依舊不改他那幽默,慕少艾問著談無慾。

「你自己不是看到了嗎?」

「哈哈哈哈,來得好!今天,你們就一起死吧!」魔君二話不說,舉起刀就是一招。

「談無慾,你願意陪藥師嗎?」

「要賠命你自己去。」

兩人完全不在乎,還有心情開彼此的玩笑。

談無慾背後劍氣一出,隨即就是狠招。

慕少艾也沒有閒著,手持水煙管,單獨對上魔君的大刀。

談無慾也不惶多讓,手持劍一舉衝了過來,「喝!」

魔君一人擋關,對上中原兩大高手,談無慾氣勢強勁,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每一招都是絕。慕少艾也不甘示弱,身形靈動的閃過魔君揮來的刀,兩人牽制住魔君。

怒火上揚,閻魔旱魃用盡氣力揮出致命一刀。

慕少艾閃避不及,硬是被刀氣所傷。

談無慾見情況不妙,虛應一招,趕緊拉著慕少艾離去。


林野的另一頭


「慕少艾,你無恙吧?」收起劍,談無慾問。

「沒事。你呢?」幸好呀,幸好這一刀砍的是藥師,不是談無慾!

「我沒事。你要繼續忍耐嗎?」談無慾看了眼慕少艾,明明就受刀氣之傷,這傷還不輕!

「唉呀呀,藥師我是忍住什麼了?」死不承認,慕少艾語氣還是那樣戲謔般。

「要我說實話嗎?」

「呼呼,暫時死不了人啦!況且要有水晶湖的湖水才能完全醫好。」

「走吧!到水晶湖!」不管慕少艾決定如何,談無慾拉著他離開。

慕少艾和談無慾兩人來到水晶湖。

「咦?怎麼不見雪獅兒和杯中仙二人呢?」慕少艾看到水晶湖只坐著一名年輕男子,懷疑道。

談無慾走上前向湖邊男子説道:「這位壯士,我的朋友受了傷,想一借水晶湖療傷。」

「離開。」湖邊男子開口趕人。

「我們不打擾你,只是想借一角。」

「沒有人可以污染水晶湖。」男子沒有轉過身來,只是靜靜的看著躺在湖中的女子。

嗯?那人早已沒有氣息,就算放在湖中也不能復原……

「我們只想借一處……」話還未說完,一顆飛石就攻了過來,談無慾有傷在身,接起大石格外吃力。

「談無慾,人家不借,我們先走吧!」慕少艾見對方神力過人,只好勸談無慾先行離開。

「可是你的傷……」

「不要緊,還撐得住!」

「好吧!」





落下孤燈,羽人非獍正和孤獨缺交換兵器互看時,慕少艾和談無慾一同來到。

「羽人非獍,慕少艾被魔君所傷,正需要水晶湖療傷。但是湖邊有一名男子不肯放行,想請妳幫
忙。」談無慾開口便道。

話語一落,孤獨缺卻突然出刀攻擊羽人,羽人也出刀回擊,「呵呵,看來你還能隨時保持戒心,不錯不錯!」兩人過過數招後,孤獨缺稱讚。

「慕少艾,水晶湖嗎?走吧!」羽人便帶著慕少艾前去水晶湖。

羽人來到水晶湖,孤獨缺也跟在身後,「果然是他呀!羽仔,這次你可要拼全力囉!」他一見到湖邊人便這麼說。

「又是來搗亂的人!」湖邊男子說。

「我只要水晶湖的一角!」

「不可能!」男子起身,「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誰敢擋關?」邊說邊將背後的聖戟取出組合,殺氣佈滿全身,「燕戟歸命人不還!!」

羽人則是手握神刀刀柄,警戒以對。

水晶湖的一戰,將是誰勝誰負?

初次會面的刀戟,又有什麼驚人實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