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拂長劍 寄白雲 一生一愛一瓢飲 舞秋月 佾江風也是疏狂也任真

  • 70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羽翼(羽人篇) 第十一章 喚醒

「我只要水晶湖的一角!」

「不可能!」男子起身,「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誰敢擋關?」邊說邊將背後的聖戟取出組合,殺氣佈滿全身,「燕戟歸命人不還!!」

羽人則是手握神刀刀柄,警戒以對。

看著氣勢強盛的兩人,慕少艾不禁有些擔憂起羽人。
刀起、戟落,一交手便是驚天動地。

「羽仔。」慕少艾居然上前拉著羽人。

「慕少艾!!」這傢伙不要命了嗎?居然敢插入兩人之間,他忘記自己受了傷嗎?羽人非獍瞪大了眼。

「先走吧!」看來再怎麼強悍,還是動搖不了這名壯士!
「但是你的傷……」羽人猶豫,他的傷可以嗎?

「沒關係啦!硬的不行,我們再想想吧。」

再想想?是還有什麼辦法呢?





大街上,「你是要去買什麼啊?」跟在男子身後的紫衣少女,不耐煩的問著。

「小妹啊,就快到了啦。」他這小妹的脾氣真是沒人能擋啊!待會要去的地方……都是那個什麼好友啊?叫他做這種差事!

「嗯…棺材店?你要買棺材做啥?」哪裡死人了?

「客倌,你要什麼樣的棺呢?」

男子望著四周擺放著大大小小的棺木,「就要個上好木材的棺吧!」

「要多大尺寸?」畢竟每人身型不同啊。

「嗯……多大啊……就照這位姑娘的身型量吧!」指了指身後的紫衣少女。

紫衣少女大喊:「為什麼是照我的身型量啊?」

「因為是妳要躺啊。」男子說得輕鬆。

她要躺?!有沒有搞錯?!為什麼是她?

看著自家小妹怒氣騰騰的樣子,泊寒波不禁搖了搖頭,「小妹啊,我們是要去辦一件大事,妳就將就一點。」

斷雁西風不敢相信的看著大哥,「你說什麼?將就?你當我瘋子啊?」現在的她更怒了!

「小妹,妳就別氣了啊,幫幫忙……」到底誰才是大的?

「要我躺可以,老闆,照我身型量,但是……換個金棺!」

啊?!這下換人瞪大了眼,金…金棺?!

「小妹,能否打個商量……」呃…金棺耶……

「哦?是要商量啥?」

「呃……上好木材就好了,何必要金棺呢?」也不想想是誰扛,那很重耶……

「要我躺就是金棺,不然就你躺我扛!」反正就是沒得商量!

「唉……」喔,真是的,怎麼就是說不過自家妹子!

「怎樣?」沒話說了?

唉唉唉!連嘆三聲,就他倒楣囉,有這樣的妹子!





水晶湖畔,那樣的痴人,那樣的情深

燕歸人靜靜坐在湖畔,眼中全是湖裡的伊人

「嗯……」又是來搗亂的人!

突然一只金棺拋向他,燕歸人出手擋下。

「聽聞水晶湖可以醫人,我家小妹需要醫治,你讓開!」

「沒有人可以用水晶湖!」又是想要借水晶湖的人!

「看你一人跟湖中女子聊天,我也有聽見唷!」

「嗯……」

泊寒波卻突然打開棺蓋,「你看,我家小妹也正值青春年華,跟你水中的女子一樣啊!」

「她已經死了。」燕歸人看向躺在棺中的斷雁西風。

「呸、呸!胡亂說!只要你讓開,我的小妹就會好。」這人啊,陷得深……

「就算進湖中,她也不會好!」

這你也知道啊!那你湖水中的女子呢?

「喔,妳想跟她做朋友喔!」

「嗯……」

「我跟我小妹講話,你可以聽到她說話嗎?」

「她死了……」

「你湖中的姑娘說想跟她做朋友,說她很無聊!」

「胡說!!」

這傢伙……到現在還在沉淪唷……

「讓是不讓開?我家小妹也想跟她做朋友,你這種人喔,真不是一個好情人……聽聽看她都在抱怨了!」

嗯……燕歸人好似想些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